日禺见陨石

身体原因停更一段时间
小可爱们能等等我更好啦
或者去我cp @烟酒茶糖 那里看文也行

陨石跟你们说

因为放假了
下一篇大概会是长篇
为了不像这次拖着,大概会写出几章才发
反正我知道你们不爱我
连评论都没有哒!

这个长篇依然only卜洋
au,架空,半现实
可能都会有
前前后后写了有几篇了
一直都是现实向
这篇也不知道会不会撞梗(哭

承蒙喜欢啊💕
等我闲下来可能会弄个点梗
尽我所能满足一个宝贝那种吧
只有一个😂因为我懒

【卜洋】囿

来了来了,拖了好久的囿

前篇http://qigedexiaoyunshi.lofter.com/post/1f05526a_ee7c730a

盆栽哥的心情是2018年的
privilege也是前段时间新增的
所以,我的故事也是编的
不存在如有雷同就是事实啦💕

谢谢你们等我了🔗走着

石墨搞出来了 

【卜洋】囿

我来啦

那时候说正在写的

依旧现实向,如有雷同就是事实那种

简单粗暴也直白

还是点击👆

食用愉快噜噜噜💕

【卜洋】空欢喜

卜洋
兄弟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是他们,也是我自己
对不起大家🙏特别特别水的一篇
但想写,算是个交代
不喜欢请轻点喷🙏
也可能不是所有人都懂暗恋者的想法
不理解的请问我🙏
食用愉快💕

1.
人和人之间的默契,大概要磨合很久才能建立。
所以卜凡和李振洋在三个月内就形成的默契看起来更像是心意相通的结果。
李振洋在走向卜凡的时候卜凡就知道伸手去接他哥的衣服,李振洋微信发个“。”卜凡就能带回他哥想吃的饭,俩人一起看新生训练李振洋一个表情卜凡就明白他哥对谁不满意。
可能也不是默契,只是卜凡愿意琢磨他哥。
他哥没骨头不愿意自己拿东西,他哥懒在寝室瘫着饿了也不动,一般这个时候都想吃红烧肉,他哥带他的时候只要不满意,就会皱眉带着点轻微的嫌弃,也不笑,就那么看着他。
琢磨得太多就有一种“我俩真的很默契”的错觉。
呵,自欺欺人。卜凡回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2.
李振洋是个人精。
刚开始是真的诧异怎么能有和自己这么合拍的人,毕竟北服最事儿男模你洋哥。
后来他能感觉卜凡的视线越来越多地停留在他身上,转头追究的时候只能看见卜凡头顶的旋。
李振洋不想多想,他挺享受这种人为合衬的感觉。所以他只是呼噜了一把卜凡的寸头,
“走了小凡,洋哥领你去吃红烧肉。”
不会有人一直让李振洋这么好受的。
于帅那天找李振洋要他的衣服,临走之前故意给李振洋添堵似的,
“洋儿,我看那大高个学弟对你挺好的,你要没那意思趁早跟人说清,别再干那不是人的事。”
说完于帅就带上门走了。
李振洋心里嘀咕帅哥这是报复自己偷穿他衣服吧,怎么卜凡就不能对自己是兄弟情了。
行吧,这话说给自己都不信。
不过什么叫“再干那不是人的事”?他干啥了?

3.
于帅说的这事半真不假。李振洋大一那会儿,有个服设系的小0打看过李振洋走秀就迷上了,天天跟在李振洋身后。
小0跟李振洋大学姐关系不错,托了学姐想约李振洋吃饭。学姐也是个直性子,看小0支支吾吾的以为他害羞,就微信李振洋。
李振洋跟小0根本不熟,也不想惹上这种烂摊子事,出于礼貌还是回了学姐,
“不好意思啊姐姐,我有场秀要走,你帮我跟他说声抱歉吧。”
学姐给小0看,小0委屈得不行,
“他最近要走Dior,系里没给他安排其他秀。”
学姐一听,俩人熟得连李振洋的行程都知道,李振洋还拒绝人家就真的不地道。
天知道那是小0撒泼打滚多久才要来的。
这事在服表和服设传开了,本来就有人眼热李振洋大一就能走蓝血,这下更是抓住由头编排他。
于帅找过来的时候李振洋才知道自己让人误会了,再一看学姐已经把他拉黑了,气笑了。
“帅哥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你是。”
李振洋翻个白眼,扣下于帅的墨镜把人赶走了。

4.
卜凡一早就知道这事,但他打心眼里觉得李振洋没做错什么。
对于不感兴趣的,一律温柔但坚定地拒绝,这才是李振洋。
不像他,要么坚定,总是有些伤了别人。要么温柔,就稀里糊涂地跟姑娘在一起了,又受不了姑娘的黏糊,委屈了自己。
大抵就是有些他没有的东西吧,所以才会喜欢。
少年来的感情总是声势浩大也悄无声息。
他也不同李振洋讲,只是越来越顺着李振洋。李振洋一个鼻音就能支使别人求都不敢的人,卜凡即使知道要做的事会被骂也乖乖去做。
身处其中的人永远察觉不到,反倒猛龙开玩笑地问他,
“诶凡子,你是不是喜欢你洋哥啊”
喜欢,吗?
多好玩,想他卜凡也有小心翼翼关心别人那天。

5.
李振洋刚跟卜凡认识的时候就问过他是哪的,听卜凡说是山东的就乐了,
“呦,我也山东的,你山东哪的?”
“青岛的。”
“啧,青岛的啊,可惜了,我在菏泽,还想着能一起回家呢。”
“可惜啥啊,要不放假我跟你一起回菏泽,就当顺道玩玩了。”
“菏泽有啥可玩的,再说现在大冷天的。”
“反正我也没去过菏泽,假期也没事,走吧。”
那就走吧。俩人买了回菏泽的票,放假第一天就提着行李跑火车站去了。
票是硬座,李振洋腿长,伸直了还怕碰到对面位子上的小孩,苦着脸跟卜凡使眼色。卜凡叹了口气,起身把李振洋拽到靠过道的座位好让他伸伸腿,自己到里面去憋着了。
咣当了六个小时,卜凡跟着李振洋回了菏泽。

6.
李振洋家有客房,两个姐姐在外面没回来,也没让卜凡住酒店,把箱子扔家李振洋就拉着卜凡出门了。
一月份的菏泽街头还是挺热闹的,李振洋带卜凡去了他最常吃的胡辣汤小摊,一人一大碗,呼噜呼噜地硬生生逼出了汗。又捧了几块刚出锅的芝麻糖,也没有点男模的自觉,指着对方被粘住的牙哈哈大笑,满口的芝麻香够俩人记一辈子。
李振洋总想着卜凡是来玩的,破天荒上网查了查攻略,选来选去最后定下水浒城,因为门票很便宜。
七拐八拐地去了水浒城,不是旅游旺季人不多,可意外地适合拍照,青砖木雕,飞瓴亭瓦,实木牌坊挂着红灯笼,李振洋心里痒痒,指挥卜凡给自己照相。
过后他拿着手机翻,卜凡很会找角度,历史沉淀衬得他长身玉立。
“还挺好看。”李振洋抬头对卜凡笑,得偿所愿的得得瑟瑟,更好看。

7.
实在没什么地方可去,李振洋就窝在家里陪卜凡打了一天的游戏。
李振洋的妈妈很喜欢这个大个子,卜凡要走的时候还叮嘱他下次再来。
“好好好阿姨,下次来你别嫌我烦。”
卜凡自己坐了十个小时的火车回青岛,下车的一瞬间有点茫然。
这就,回来了啊。
接下来的一个月要做点什么呢,没有他哥在还是有点没劲,好像只能靠着和他哥在一起的这三天捱到开学了。
卜凡进门的时候爸妈正在沙发上看电视,
“回来了?”
“嗯。”
“你说你都去过菏泽多少趟了还跑那干啥,有女朋友了?”
“没有,我一个学长有点事。”
“啥事啊,跟学长关系处得好吗...”
“我困了妈妈,先睡一会。”
才不告诉你们,卜凡倚在房门上笑。

8.
一个假期的联系足够卜凡光明正大地关心李振洋了,再开学他俩关系好得一个人似的。
以至于开始有了议论声。
从事模特行业的,其实性向都比较模糊,但依然有人看不过眼。
风言风语的,李振洋从来不在意,怎么说日子都是自己过得,自己开心最重要。
他只是担心卜凡,卜凡之前的生活一直都像个正常的男孩子,突如其来的感情不知道会给他带来什么困扰。
李振洋有意无意地减少了跟卜凡的接触,直到听说卜凡跟人起了冲突。
卜凡听不得那些人带着些许诋毁的恶意调侃,本来喜欢就是他一个人的事。何况相处了两年多他哥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说呢。
所以卜凡动了手。
李振洋提着饭到卜凡寝室的时候他正呲牙咧嘴地给自己上药。
沉着脸抢过卜凡手里的药酒,倒了一点在手心,带了气往青瘀上揉。
“哎哎哥,疼!”
“忍着!”

9.
“哥,你生气了吗?”
卜凡忍着疼问,李振洋还是不说话,动作轻了许多。
揉到最后一块瘀血的时候,李振洋卸了力,
“小凡,为什么打架。”
“他们说你!他们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吗就敢说你!”
“那你急什么,你以为他们说我我不知道吗。这还好是瘀青,如果留疤了你就退学吧。”
卜凡一愣,李振洋太过冷静,仿佛逼他说出那个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一样。
“我喜欢你啊,我听不得他们说你,怎么我最宝贝的人,天底下最好的人要他们来...”
“喜欢我呀,那你觉得我愿意接受吗。”
李振洋的喉咙有点干,
“小凡,我利用着享受着你的喜欢你没发现吗,我可没有那么好,他们都说我爱吊着人玩你不知道吗。”
李振洋你是怎么做到在他心上一下一下捅刀还能无动于衷的。
“卜凡凡,呵,阿姨挺有先见之明的。”
李振洋我操你妈,你闭嘴。
“就这样吧,我走了。”
李振洋你快走吧,你配不上这份喜欢。
“哥哥,对不起啊,这份感情给你添麻烦了。”
背对着李振洋,卜凡紧紧攥住胸口的衣服,弓下了腰。
搭在门把上的手顿了顿,随即迅速下按,离开。
别回头李振洋,明明是你对不起他,你别想着去抱他,他不该被暴雨淋湿的,而你只能是你。

10.
没过几天,北服的人就听说李振洋和卜凡先后休了学去了一个小公司当练习生,李振洋21岁就上电视唱过歌,追求梦想嘛,但是没人知道卜凡为了什么。
李振洋在坤音看见卜凡的时候也挺懵的,卜凡不解释,张开胳膊站到李振洋面前,
“以后多多关照了前辈。”
“行啊小凡。”
卜凡搂紧了怀里的人,吐出了心头最后一口气。
唯愿会及时拥抱入眠,留住这世上最暖一面,茫茫人海取暖渡过最冷一天。
李振洋,就当我最后一次说喜欢你。

很久很久之后,他们从李振洋和卜凡凡变成木子洋和卜凡之后,卜凡换了小号刷微博。刷到了榜姐的新话题“和你心里的ta说一句话”,卜凡手抖着,锁上手机又打开,到底还是留了言,
“我已经努力装作不喜欢你了,所以我能不能求求你别怕我。”

———————————————————
发出去的评论在哪个不知名的一天突然有了回复:“演技太差。而且还胡思乱想。出来吃饭。” 推开房门出去,正迎上木子洋的眼手机还亮着屏,客厅里是熟悉的饭香:“吃饭吧,小凡。”
         
                               —来自洗牌老师执著的he




【卜洋】半生梦

卜洋   依然清水
兄弟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为了情节私设了一点,不合理请跟我提
所有所有的爱我希望都给他们
食用愉快💕

1.
好像自从俩人确定了关系,卜凡就很喜欢黏着李振洋。
不管什么时候一定要揽住李振洋,刚开始李振洋觉得挺舒服,后来天热就不乐意了,胳膊一环上来他就打下去,卜凡也不吱声,瞅准时机又牢牢锢住他。
李振洋拽不开,反倒挣了一身的汗,索性当挡太阳老老实实靠着。等上十几秒,卜凡会低头亲一口他的头发。
其实李振洋知道自己男朋友的心思,尽管卜凡从来不提以后,哪怕是要求都很少。
是太想有以后了吧,以至于不敢开口跟他要。
傻子。
那他就顺着,反正他也没想过和别人有以后。

2.
董岩磊是被主任扔给卜凡和李振洋带的。
但他觉得卜凡最近不太对劲,台步走得好好的就被噼里啪啦吼一顿,明明他都不左脚绊右脚了!李振洋可不这样,总是懒散散地告诉他这错了那有问题了。
不过说起来,李振洋有一个月没来过了。
“凡哥,最近咋不见我洋哥呢。”
卜凡沉着脸一个眼刀甩得董岩磊噤了声。
董岩磊记忆里关于俩人的初印象还很鲜活。
高个的对着怀里狭长眼睛猫儿一样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那人睨着眼瞥他,使劲撞了一下,撞完了就冲高个的温温柔柔地笑,是真的很温柔呀,催着被撞的也跟着笑了。
“卜凡和李振洋,”学长朝那边努了努下巴,“服表两张牌,人挺好,也专业,你资质不错,应该能跟着学点东西。”
他又瞅了一眼,啧,一堵墙还差不多。
董岩磊后来才知道,那一个月是卜凡最难过的一个月,他和李振洋第一次冷战。

3.
李振洋办了休学,去坤音当练习生。
卜凡知道之后下意识就是“那我也去呗。”
被人捧在心尖上的感觉让李振洋忘记了自己的自私,他蓝血走过了,大开大闭也不知道多少场了,可以说这个梦想挺圆满的了。他喜欢唱歌,想做偶像,只不过是换了个梦想继续,没事。
可是卜凡不是。
做什么他都想卜凡可以陪他,但是不能以卜凡牺牲现有做代价。
“你不用,这也不是小事,你还是再想想,你没必要....”
“有没有必要我说了算。”
李振洋倏尔感到无力,他不希望卜凡是那种只把爱情当一切的小孩。
“我只是希望你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李振洋叹了口气,
“你自己考虑考虑,我这段时间不回学校住公司,有事再给我打电话吧。”
卜凡不说好也不说不好,红着眼看李振洋收拾行李,送他到学校门口打车。

4.
他哥走了,卜凡坐在床上想。
他是不是,让他哥失望了。
感情上来讲他真的是想陪着他哥一起的。
那样他就真的要扔下小有起色的模特生涯去做完全背道而驰的事,爸妈会同意吗,哥哥会支持他走自己原来的路吗?
就算他一咬牙什么都不顾,他的硬性条件会受欢迎吗,前途可量吗,未来能期吗?
不知道,都不知道。
李振洋的担心一点都没错。
他只知道,如果他就这么放他哥走,他们可能就真的没有以后了。
跟李振洋想的一样,他太想要以后了,太想了。
他不怕从头再来,他怕跟他哥陌路两人分,再见不言说。
小孩就小孩吧,不管,小孩不是想要啥就有啥吗,那他就做一回小孩。

5.
卜凡私下联系坤音约了面试。
一见面秦女士被卜凡差点顶到天花板的身高吓了一跳,
“卜凡凡你这有一米九几了吧,太高了,你看现在超级男团的舞担都是不到180的,你这个身高有点吃亏,何况你如果只是单纯喜欢rap也根本没必要来做偶像。”
没必要,又是没必要。
“可是我想做,我原来学过舞蹈,有基础,我会努力克服身高带来的问题。”
“你想好了吗,这么大的事你家里同意了吗?”
“我想好了,我不想走模特了我就想当偶像不行吗,你怕日后不好办咱现在就签合同。”
“这不是日后好不好办的问题,合同签了就得履行,不然要付违约金。而且学舞蹈跟你的模特也不一样,时间长了不想做了你都不能再回北服了,到时候...”
“签,就当逼自己,签。”
斩钉截铁,拗不过。

6.
卜凡拖着行李箱挤进宿舍的时候李振洋刚洗完澡出来,玄关处的动静引得他去看,愣住了。
卜凡撒开行李箱憨笑着上去抱他,
“哥哥,我来陪你了。”
真的有一个月没见了吧,李振洋搂着卜凡的时候算了算。
“哥哥我好想你。”
卜凡含着他的嘴模模糊糊地说。
在床上也是那股黏糊劲,总也亲不够,只要不是喘息,卜凡的嘴就紧紧贴着他。两人都享受气息无限贴近的感觉,仿佛他们本该彼此拥有。
他们在韩国的街头接吻,在北京的欢乐谷拥抱,在四下无人的深夜用熨烫的心灵慰藉。大家抗议单身狗没人权,卜凡就嘿嘿一笑,把身边的李振洋圈过来抱住。
秦女士忽然就知道了卜凡为什么断了退路也要来当练习生。
卜凡觉得这样的生活太理想了,他沉浸其中,掩耳盗铃地忽视一切可能的存在。
没有别人,是李振洋。

7.
练习生的日子很苦,一如预想那样,卜凡很难。
度过了“卜凡还在陪他做同一件事”的兴奋,李振洋越来越多地注意到卜凡的不适。
卜凡筋硬,压腿开胯都是撕裂性的疼痛,卜凡很少跟他抱怨,实在受不了顶天是和于帅吵两嘴,最后还是乖乖训练。每月考核的成绩也在倒数徘徊,卜凡虽然不说,眼睛里的焦躁不安他看得清楚。
李振洋想,自己这么顺着是不是做错了。
他比卜凡大了两岁,他不能像卜凡那样仅仅凭着喜欢撑着去存活,那样的存活是没有实体的,漂浮空中就等着哪天给他致命一击。
卜凡是喜欢他,甚至于失去了自己,但那是十几岁少年横冲直撞的喜欢。
李振洋怕卜凡从这份喜欢中清醒过来之后会后悔,怕他会怨恨自己毁了他的生活。
对,李振洋觉得卜凡在作践自己,却借口爱他。
卜凡原来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只有偷着玩游戏才会出现,漫不经心的信手拈来只有在唱rap的时候才是,一秒切换拍硬照模式依稀还有他的样子。
荒诞至极。

8.
一点了,李振洋心里有事,躺在床上咕噜了几圈还是坐起来了。
旁边的老岳已经睡熟了,撅着嘴打着奶呼,李振洋下床摸了烟出门往阳台去。
卜凡站在阳台上,忽明忽暗地,在抽烟。
李振洋蹭过去,从烟盒里叼出根烟,左摸右摸没找到火机,凑上前用卜凡的烟点着了自己的。
“大晚上的不睡觉,在这吹什么风。”
“没有哥哥,烟瘾犯了。抽一根就睡。”
好歹认识了两年多,在一起也有一年多了,李振洋知道卜凡在撒谎,他是不是真的累了,自己是真的做错了吧。
“小凡,”李振洋盯着橘红色的烟头叫他。
“你...别练了,回去吧,趁现在底子还在,回去也不晚,咱俩也...别见了。”
李振洋能感觉到卜凡突然看过来的狠戾目光,他强迫自己不去看,强迫自己狠下心。
“帅哥说了吧,我这身高都有些吃力,膝盖最近都开始疼了,别说你了。况且你来做练习生不就是因为我吗,哪用这么为难自己?我记得前段时间回学校,你这休学也没办利索,专业课也有没过的吧,正好回去...”
“你这是,要和我分手?”
“你要这么想也行...”
卜凡丢掉烟,扑上来发了狠地亲他。

9.
“你有没有意思?一句两句话的你就要决定我的去留?我告诉你不可能!”
“你就是不爱我!你就是没把我放在心上过!”
“在你这我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是吧!”
“我...”
好像怕李振洋说出他不敢听的话,卜凡又一次扑上去亲他,不是亲了,卜凡用了力气,在咬他。
李振洋烦透了,他一把推开卜凡。
“你神经啊,能不能成熟点?这跟我爱不爱你有关系吗!你能不能有点脑子!多大个人非要天天在我身边吗?没断奶吗!”
“是我一心想来当练习生,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知不知道!”
“跟我,没关系吗?”
“你,不想在我身边吗?”
“哥哥,我这么做,让你伤心了吗?”
李振洋觉得自己有点激动,他应该好好说的,他没想和卜凡吵架。
“不是,你...”
“好的哥哥,我知道了。”
卜凡牵住李振洋的手晃了晃,一如在北服跟他撒娇那样。
“哥哥你别生气,烟也别抽了,膝盖疼得厉害就让帅哥领你去看看,骨头的事拖不得,我...我回去睡觉了。”
李振洋望着卜凡的背影,捂着脸靠着栏杆滑到冰凉的地面,哭了。

10.
卜凡没有走,他的合同签了,胯也开了,回不去的,他哥说错了。
卜凡和李振洋也真的,就这样了。
后来公司推他们去参加选秀,遇上了董岩磊。
董岩磊打眼一看就知道不对劲。
“凡哥,你俩这是?”
“完了。”
卜凡摆摆手,转身回了练习室。
突兀说起这件事让卜凡垮了下来,董岩磊看着,想起他还在坤音那时候。
俩人在厨房忙晚饭,他问卜凡,
“凡哥,你说我洋哥龟毛又难伺候,你咋看上他的?”
“龟毛就龟毛呗,反正就我能伺候他吧。”
卜凡笑了一下,
“就挺奇怪的,我也一直不懂,为什么有些时候我只想跟洋哥在一起,”
卜凡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蜷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李振洋,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棉裤。
“我当练习生是因为洋洋,我也不知道没了他我能不能坚持。”
“我好像只能相信洋洋。”

我真的只能相信你。
所以你看,没了你,我还是在坚持。


那一个人
是不是只存在梦境里
为什么我用尽全身力气
却换来半生回忆

————————————————————————
这篇文真的很难很难,一周多吧,找不到问题的症结点,文章里的一些话希望你们能懂,洋洋也希望你们能懂(明明是自己没有写明白)所有所有的爱我希望都给他们💕也给你们💕
谢谢洗牌老师 @洗牌游戏


【卜洋】永久保存

卜洋   清水   he   可能是唯一一篇
好烂好烂的梗啊真的写烂了吧我哭
因为实在实在没什么糖点只能私设了
兄弟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食用愉快💕


1.
卜凡和他哥认识得早,就总有那么点秘密。
比如性向。
当然不是说木子洋的,在他被大学姐表白并拒绝出柜一气呵成之后,全系都知道了。
啊也没那么严重,毕竟他们系只有六个男生。
这个秘密,是卜凡的。
说起来还是挺糗的。木子洋看卜凡平常也不打电话,消息列表也挺安静,不像有异地女友的,就动了点心思。
保媒拉纤这种事中国人不管是大爷大妈还是姑娘小伙都愿意插一脚,所以木子洋在自己身边挑挑拣拣地找了个不错的学妹。木子洋本想跟卜凡说完了再去跟人姑娘说,卜凡就是不同意,最后更是脖子一梗直接喊起来了,
“咋啦,我不想找女朋友咋啦,哥哥你也别白费劲了,我喜欢....”
“你喜欢computer”
木子洋日常想嘲笑卜凡。
“男的。”
我操?
“而且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你?

2.
木子洋对于卜凡这种藏着掖着的行为挺生气的,合着我搁这对你坦诚相见,内裤底都给你看了,你倒是穿着大棉袄啊卜凡凡?
二月都替卜凡喊冤啊,稀稀拉拉地掉了点雪花,被木子洋扔出门的卜凡摸了摸鼻子,往教学楼走了。
卜凡心里苦,知道他哥不高兴,但也没办法。
挺俗套的,他在遇到木子洋之前也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异性,准确说,他以为碰上木子洋之前他能喜欢别人。
嗯,卜凡凡自己也有个秘密,喜欢木子洋。

3.
那天是卜凡和木子洋第一次合作走秀,卜凡都换好衣服了才见木子洋在衣架上扒拉来扒拉去,不紧不慢地用小手指勾着自己那件拽出来扔在椅子上。
木子洋站在椅子跟前,两手交叉,拉着衣摆一使劲把黑T掀了起来。本来蹲墙根等着的卜凡一抬眼就瞥到了他哥的窄腰,蝴蝶骨因为用力好像要戳破皮肤,引得人想去摸一摸,黑裤子衬得木子洋的腿越发长,盘在腰上应该很有劲。
操。
卜凡感觉到了不太熟悉的躁动,起身迅速扫了一下下方,为刚才对这套衣服的吐槽道歉,并由衷感谢它的宽松。
“哥哥你这是从哪浪回来了,让帅哥知道又得念叨你。”
卜凡试图通过逼逼叨来缓解自己“作为一个大直男竟然对着一个男的硬了”的震撼,木子洋听见声音下意识转身,鼻子出音,“嗯?”
病态白的光裸胸膛和紧实的腹肌迎面带来的冲击感远远大于刚才,听清了卜凡说什么的木子洋轻飘飘地给了他一个白眼,嗔怪多于嫌弃。
毁天灭地。

4.
卜凡的衣服前襟连着木子洋的衣服后摆上台的时候依然恍惚,他哥的脖子好长,他哥的胳膊好细,他哥肩好宽,他哥的台步好好看,他哥...他哥又白了他一眼。
拉锁有点涩,卜凡机械地拉了一下没拉开,被他哥的这一眼看得回了魂,使劲一拽,转身,定点,迈步。
进了后台卜凡就直奔厕所去,点了根烟坐在马桶上冷静。我是gay吗?卜凡问自己,不是,他很肯定。我不喜欢女生吗?不是,初中的时候也暗搓搓喜欢过班花。
那我刚才...是对着木子洋起的反应吗?
是了。
屋里没有女模特,现在又不是早上,他也的确是看了他哥的后背才硬的。
“啊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的天。”卜凡用空着的手揪了几把头发,猛地抽了几口烟把烟头扔进马桶冲水,出了厕所回了更衣室。

5.
木子洋话里有话怼了卜凡好几天了,就因为卜凡不说他喜欢的人是谁。
“哎呦哥哥,你干嘛啊,我不想说不行吗。”
“你说呗,反正就我知道,万一我认识还能帮你搭个话是吧。”
木子洋迎着阳光在卜凡面前笑开了。
多么微妙,你也对我笑,如此美妙,快要疯掉。
鬼老师的歌词不合时宜地出现在卜凡的脑海。
想亲亲他。
那个嘚嘚瑟瑟的小样子,有点长的黑发软软地耷在眼皮上,卧蚕因为笑起来显得特别温柔,遮在下巴上的黑色口罩挡不住抿着的嘴角,看起来很好亲。
“你。”
“嗯?哥哥我咋了?”
木子洋没反应过来。
卜凡怔愣间吐出了“你”,回过神想抽自己两下,是不傻!是不傻!
卜凡怂,所以他跑了。

6.
等卜凡跑得没影了,木子洋回过味来,他凡弟弟刚才说的“你”,是指他喜欢的人,是我?
我?
其实木子洋一直挺奇怪的,木子洋第一次见卜凡就觉得他没有那种磁场,不是同类。那么如果卜凡喜欢的人是他,那是不是说明,卜凡不是喜欢男的,而是喜欢他这个人?
喜欢他这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木子洋的心情特别好。
他凡弟弟进了北服人缘一直不错,跟谁都合得来,可就是最惯着他,一个电话随叫随到。
木子洋懒,卜凡买饭给他送去。每次走秀结束都来问他自己有什么问题,明明是专业第二。木子洋有活卜凡没事就陪着他来,帮他收拾东西处理杂事。
跑就跑吧,能回来。

7.
木子洋最近烦死了。
巴黎秀场主办方那边一直拖着,迟迟不给面试结果,帅哥告诉他系里有风声放出来说这个名额要给一个快毕业的学长做跳板。他太阳穴直突突,什么都没说,背地里气得在寝室里摔了杯子。
坐床上匀了会气,想了想,不能,学长要毕业了是不容易,但是那么正规的秀场不可能什么人都用,自己的能力自己了解,这名额咋说还得是他的。
得,杯子白摔了。
他拿着扫帚把碎片扫了,刚要直起身要去拿垃圾桶就开始头晕,站也站不住差点一脚踩到玻璃茬子上。木子洋用手背试了一下额头的温度,应该是发烧了,最近北京进了初春,昼夜温差大,他爱美,早早脱了秋裤,这会儿又生了气,才头晕。
翻了翻抽屉,找不见感冒药,想起来上次吃完了,木子洋实在头疼不愿意动,翻身上床了。
拿过手机想给卜凡打个电话让他送点药来,蓦然想起大狗跑了一周还没回来,手指一拐,打给了猛龙。
“我有点发烧,你给我带点药回来。”
猛龙走之前说了要和卜凡吃饭去,只要他打给猛龙,卜凡就肯定知道。
醒来能看见大狗吧,木子洋挂了电话迷迷糊糊地想。

8.
“哥你快点,我洋哥还难受着呢!”
“快快快!哎呀你差那两口了,我哥自己在寝室也不知道吃没吃饭,我给他打包碗粥吧。蔬菜瘦肉粥放点胡椒发发汗,感冒嘴里没味我哥嘴还刁。诶哥我洋哥烧得厉害吗,你们寝室有热水吗,不行哥,你太慢了,我我不等你了我走了,你自己吃吧。”
猛龙举着手里的筷子叹了口气,木子洋那点心思他能不明白吗,原来卜凡没来的时候也没见他哪次生病让自己帮着带药,电话打到这来不就是想让那人回去照顾他,呵。
卜凡哪绕得过他洋哥。
卜凡拎着保温盒和药袋子进木子洋的宿舍时木子洋还没醒,小小的一张脸埋在被子里,头发有点湿,平时总是微微翘着的嘴角这会儿也塌下来了,平白显得有些委屈。
他哥黑眼圈有点重,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他哥这是跟谁动气了把杯子都摔了,还好他带了热水,也不知道他哥啥时候能醒。卜凡收拾了玻璃碎片,坐在那静音打游戏守着他哥。

9.
木子洋睡了两个小时,醒的时候天都擦黑了。他盯着天花板缓了会神,一扭头看见了坐在床边的卜凡。
“呦,这不是我凡弟弟吗,不是躲着我呢吗,上哥哥这来干嘛啊。”
这人平常就鼻音重,现在感冒了更奶,说话跟带钩子似的让这句调侃没什么分量。
“我给你带了粥和药哥哥,还难受吗,起来吃点吧,然后把药吃了再睡。”
木子洋坐起来看着他,不说话。
卜凡跟他对视了一会,扛不住开了口
“哥哥,我....”
“你喜欢我吧卜凡凡。”
“啊...是...”
“躲我这么多天了,想明白了吗?”
“我我...哥你喜欢男的我知道,我喜欢你你知道,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喜欢我。”
“或者说,哥,你愿不愿意交个男朋友,能照顾你,陪着你的,比如我。”
卜凡心里还是挺忐忑的,他哥虽然不排斥其他人对他的示好,但一直都片叶不沾身,他也没底,如果他哥不愿意,他应该怎么处理。
“行啊。”
卜凡抬头,看见他哥冲着他笑。

10.
就这样就好,卜凡啊,没跟你说喜欢你是怕你太骄傲,毕竟顶天立地的洋哥不是跟谁都能在一起的,就这样,你陪着我,我陪着你,把那些无关紧要都舍弃,永久保存你给我的迁就,我给你的喜欢。

今世不靠运气,只靠在患难亦撑我的你,推翻相恋变淡这个定理,无人像你不可放弃。



【卜洋】你瞒我瞒

卜洋     清水    be  一发完
兄弟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真的是流水账一样。。
食用愉快💕

1.
卜凡越来越觉得,他跟他哥之间隔了点什么,说不清。
他知道李振洋是什么东西,从他们认识开始就知道。
喜欢把人吊在手里玩,碰上好看的听话的,也乐得顺水推舟,烦了就寻个由头打发了,那些漂亮的男孩子反倒哭唧唧地来问卜凡是不是自己做错了。
所以当李振洋和小弟走得越来越近,他什么都没说。甚至李振洋在大厂圈的那些弟弟一个个委屈巴巴,硬撑着不哭地跟李振洋道别的时候,他也不出声。
他确定李振洋不会动心,就跟他确定李振洋是他的一样。
“只是有点确定吧。”他在合上日记本之后又打开在最后一行补了一句。

2.
卜凡第一次见他洋哥是在床上,北服那个小宿舍的床上,他洋哥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气冲冲地从被里伸出头,目光触及大狗有点无措,带着歉意的脸,到底是压着起床气问了句“你谁啊?”
应该是一见钟情了吧,卜凡后来想。
那时候他哥还是黑头发,没睡醒的鼻音也让他喜欢得紧。但是他哥可能有点烦他,那句“你谁啊”透露着满满的不耐烦。
卜凡不知道,李振洋那个狗脾气被扰了清梦,不管是不是陌生人都会被骂出屋的。
所以他不知道,他对他哥来说,是不一样的。

3.
没有几个人知道卜凡和李振洋的那点事,不是有意隐瞒,实在是,他俩太远。
眼神交流不多,肢体接触更少,连俩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都不说一句话,排名公布那会儿卜凡还像模像样的地叫了声“子洋”,听得人心里直打怵,说他们有事?谁都不信。
但是老岳心里就,真真的,明镜一样。他一看凡子的眼神,就都懂了。那个什么,塞林格的《破碎故事之心》里面不是有那么句话吗,“I think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
卜凡那个眼神,涌动着,压抑着,痛苦着,自制着,喜欢着,不自知的温柔让人看一眼就想“能被这个男孩子喜欢上那一定很美好吧”。
眼睛不骗人,但两人就是避开的。

4.
也不是没有好的时候。
在北服的时候,李振洋是卜凡的直系学长,卜凡成绩再好,总是没有什么秀场经验,李振洋陪着他走了第一场秀。
进了公司,中秋节老岳从家带了螃蟹,李振洋怕螃蟹,卜凡就拿着蟹钳处理螃蟹喂给他哥吃。
去韩国那阵儿,俩人坐两辆车也就分开没一会儿,卜凡揽着他哥的脖子亲了一口,上车之前还隔空努嘴亲了一下。
后来卜凡手里拿烟圈着他哥坐那围观陈博文剪视频,看见博文把这段剪进去了,踹了一脚凳子,“我不是让你剪掉吗,你剪进去干啥?”
李振洋窝在他怀里看着陈博文被掀得差点掉下去的狼狈样,扯开嘴轻轻浅浅地笑,那模样引得卜凡低头去亲他哥。
多好。

5.
好像发生了什么吧,他和他哥。
卜凡记不清了。
他这人就有一点好,选择性地只记得住好事,你问他跟李振洋是不是吵架了,他想了想,不知道。
其实有的,老岳知道。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卜凡一直是追着李振洋的那个。他要是没活,就跑到李振洋的秀场帮忙。李振洋被于帅压腿压狠了,卜凡心疼,叫嚣着让小于压他。李振洋喜欢去酒吧,卜凡嫌吵,还是坐在卡座里等他哥。
你情我愿的,老岳也懒得管。
直到卜凡跟他说,“我好累啊老岳”

6.
老岳侧头瞅他,卜凡凶狠地抽了几口烟,仰头吐气。天黑,但老岳能看见他红了的眼眶。
“你说他怎么就,不声不响呢,他明明什么都知道。”
到底还是孩子,老岳叹了口气。
“凡子你也知道你洋哥这人,好好跟他谈谈,把话说明白了...”
老岳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语言真苍白,平常最能巴巴的队长觉得这话自己都不信,要是能说,凡子也不至于憋得难受。
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早睡吧老岳,我有时间跟他说说。”
老岳眼皮跳了一下,直觉不能这么结束,转头凡子已经回屋了。
但愿没事。

7.
不可能的。
那天卜凡和李振洋参加同学聚会回来,一进屋老岳就觉得不对劲,刚想开口问,卜凡就跟着李振洋去了他那屋把门摔上了。
老岳搁那张了张嘴,转身回去教小弟英语了。
李振洋也被吓了一跳,外套挂在胳膊上
“小凡?”
卜凡把李振洋推到墙上,哑着嗓子压抑着回答“哥哥。”
“哥哥,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李振洋后背硌得慌,想推开卜凡,就听见他问自己。
原来在这呢,呵。
李振洋盯了一会卜凡,笑了。
“你有病吧,嗯?是不是喝多了?哥哥早告诉你不能喝别喝,毛都没长齐还想给哥哥挡酒?”
就是这副样子!毫不在意,没有耐心,就差直接跟你说“我没求你喜欢我,你犯贱发疯别扯上我啊”
卜凡给他两句话刺激得没了理智,手上没轻没重地拽着李振洋就往床上摔,一下磕着了李振洋刚恢复没多久的膝盖。
“操,卜凡你疯了啊”李振洋给疼得直吸气,抬头想让卜凡给他揉揉。往常这样,卜凡早就紧张地去查看了。
现在他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李振洋。

8.
李振洋没来由地有点不知所措,不应该的,小崽子是不是真喝多了。
伸手去拉卜凡,被卜凡躲开了,李振洋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莫名也横起来了。
“李振洋。”
卜凡很少连名带姓地喊他。
“你心里没有我。”
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
李振洋心里带气,说话也夹枪带棒“是啊,我心里有过谁啊?”
像是刽子手听到判官的指令,卜凡猛地压上去扯李振洋的裤子,随意撸了两把手就往后伸。
“操你他妈放开老子,卜凡你他妈放开我!”
许是李振洋挣扎得太厉害,又或者是卜凡没有劲了,卜凡停了下来,脱力似的趴在李振洋身上不动了,他把头埋在了李振洋的颈窝,用力地呼吸两下,坐起来了。
“你想做就说啊,又不是没做过,犯得着跟要强奸我似的,好玩吗?”
得了自由的李振洋拽拽裤子,扒拉两下头发就扭头往卜凡跟前凑。
“想做吗?”
卜凡没魂地看着李振洋,温柔地亲了一下他哥的额头。
“睡吧哥哥,明天还得上课呢。”
大狗拖着身子开门走了,李振洋瞅着他颓着的背影,把那点心慌压下去了,想什么呢,不就是小孩闹脾气吗。
才不是小孩闹脾气。

9.
隔天卜凡就选择性忘了这事,李振洋觉得卜凡闹这一通也没啥变化,可也觉得哪不对劲。
你让他做什么他也听话,跟他搭腔他也理人,问他喜不喜欢哥哥他也点头,但就是说不上来哪奇怪,索性李振洋也不想了。
老岳让他俩吵得吓住了,仔细观察发现了。
卜凡的眼神变了。
原来卜凡看着李振洋,避也不避,喜欢啊崇拜啊,赤忱的心,好懂。
现在,全压着了,密密沉沉,喘不上气。
何必呢。

10.
日子一天一天过,卜凡再不跟着李振洋跑了,李振洋不觉自己做错什么,也拉不下脸主动去找卜凡。卜凡更多的和老岳混在一起,李振洋没事就陪小弟去便利店。
都有各自的生活要过,你瞒住我,我亦瞒住我太合衬。

-不是的,我只有你了。
-你是生气了吗。
-你看看我,求你了你看看我。
-你别走,你不能走,你走了咱俩就完了。
-小凡。

往日各自对骂过
都各自爱慕过
曾共醉共坐 手紧握过 谁日后又离座
抱住过又放下过
天气渐热又凉过
无奈你是你 但我亦还是我。
                               ——《我们这一伙》

原谅我不明白你的悲伤

其实我也有些害怕知道你的近况
怎么这世界好像越来越陌生了

又过了多少不起眼的日子
又吃了多少食之无味的晚餐
而寂寞的冬天仍下着雨
夜晚的城市也依旧孤单

也不是非要怀念什么吧
只是遗失的岁月有些感伤
那些还来不及说再见的
会再见吧

原谅我不明白你的感伤
我知道感伤这样就够了
还需要一些面对明天的力量
会再见吧

希望能回到原来吧
七哥看到超话也能开心一点好吧

日常想七哥
是 那我懂你意思了  的《原谅我不明白你的悲伤》
没有什么
就是觉得很适合
我和七哥
七喜和七哥

日常
丧🙃

👆🏻我男朋友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