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禺见陨石

【卜洋】最后的晚餐

你好

好久不见

最后的晚餐         

以及番外

 写到最后一直在抖

哭着骂自己为什么要写这些                                                                                                                                                                                   

光灭了不是因为风

             ——给洗牌老师和她的《仇家》

@烟酒茶糖 爱老婆!



仇家,完结了。
从牌牌第一次给我看序我就知道,这大概,是互相折磨,终不得爱。
所以你一定要写下去。
即使他们不会在一起,可就当是个仇家,也好过最后两两相忘。
怅然若失。

刚开始真的好累啊,逃了七年,机能将身体细胞全部置换,我觉得我好了,我回来了,可是那些新生长的细胞怎么还是跟我说他们认识你呢,他们告诉我所有的过去,好像比我更熟悉你,这些骗子。
“还是你”这三个字听起来荒唐可笑,人总愿意问个所以然,就算得不到答案,但是,我还是要说,何必呢。
我无路可去,我只能走,求助于七年前我的救命稻草。
没用的。

大家都说这次别斗了,都这么难受干脆还在一起算了,他们懂什么!
缠绵的过去是真的,歇斯底里是真的,纠缠不清是真的,在床上在怀里在回忆说的话表的情又是真的假的。
但愿好梦不醒。
我忘了你这个人最爱说假话了。
你知道吗,光灭了不是因为风。

最后一章,才是杀鸡取卵残复残。
真的好像是看了一场牌牌导演的卜凡内心的电影,结尾总要有个交待。
说实话,读了十四章的初稿,我很失望。
我不理解为什么在经历了这么一章自我剖析之后他还是选择不再去看他的眼睛。
明明期待。
早该知道逃避才是这个人面对那个人唯一的办法。
一个骗,一个逃,天生仇家。
唔,谁又知道几年之后他们什么样呢,无限的留白才最引人遐想不是吗。

一个假话背后的李振洋。
牌牌把番外给我的时候我正要看话剧,很好的心情猛然被拽着,往下,往下。
用了两天时间接受第十四章,番外又把我的心搅得翻翻涌涌。
我下意识地去埋怨,你好像总会做这种“徒劳无功”,让别人去猜你到底什么用意。
以至于看上去你洒脱也多情。
没人心疼你,何苦活在回忆里。

从8月到10月,牌牌记述了一个完整的,属于他们的故事,是的,记述。
就,平行时空真的存在这么一对仇家吧。
文章基调都是牌牌一贯的灰色,偶尔跳脱的明艳让我宁愿沉溺于此。
真的谢谢牌牌,给我这样直观的完整的白日梦空间。
我一直跟着仇家的进度走,知道有很多宝宝想要he,我想告诉你们,没有关系的,不论是he还是be,如果“我”真的能做到,又何来仇家?

就这样,遥祝。

等下!表白我牌,作为她的瓜我好骄傲!你们不要觊觎我的宝贝!(发出护食的低吼

Don't Watch Me😈👿

*大佬x大学生脑洞au
*不负责任的沙雕激情短打
*全是瞎掰 ​



李振洋透过眼镜看了一眼两步之外的卜凡。

卜凡一下飞机就脱了外面的黑卫衣,迫不及待找出大金链子小手表往身上捯饬,末了掏出蓝片眼镜戴上,对着手机屏幕挑了下眉,嗯,满意。

“嘁,搞什么啊,打扮给谁看呢,就差一天三顿小烧烤再来两瓶冰啤酒了是吧。”

李振洋嘀嘀咕咕地,伸手拽了拽自己的卫衣下摆,又看了一眼周围。

啧,湾湾小妹这么没眼光吗,眼神贴到卜凡身上撕都撕不下来,有什么好看的,哪好看。

李振洋又瞟了一眼。

其实,还真,挺帅的。



卜凡是送李振洋来当交换生的,特意推了帮里的事,还带着岳明辉和小弟权当放假。

第一次到湾湾卜凡想着不得好好收拾收拾吗,本来李振洋一直在学校读书就显得年轻好看有朝气,还穿个卫衣衬衫的一打眼也就20岁。

他也瞟了一眼李振洋。

男朋友真帅啊,每天都要说一句。

当年追到手可费了不少劲呢,光是那些莺莺燕燕的他身边就派出不少兄弟去搞定。

还有什么比最喜欢的人成了自己的大嫂更让人绝望的呢,嘿嘿嘿。

卜凡一想到这就开心,一开心就笑了。



李振洋这个气啊,他清楚地感觉到那些姑娘愈发蠢蠢欲动的心。

在某个踩着小高跟冲过来的姑娘快要扑倒在卜凡怀里之前,李振洋眼疾手快把卜凡推进了卫生间。

“咋了宝儿。”

“你上厕所。”

卜凡让他整懵了,

“我不想上厕所啊。”

“你想。”

卜凡还要说话,被李振洋一个眼刀噤了声,说出去都让人笑话,玛德谁知道堂堂坤音当家被个小男友治住了。

算了,我又没有办法,卜凡边解裤子边想。

“卜凡。”

李振洋还是决定好好说说,一转头,正对上卜凡从隔板上面看过来的眼睛。我操,长得高这么了不起吗。

这么一来李振洋也不生气了,他笑眯眯把手机掏出来,给只露出上半边脸的卜凡照了张相,传给卜凡的时候轻飘飘说了一句,

“别让别人看你。”

呦,这是吃味了啊。

卜凡美滋滋地给照片截了几张表情包发到朋友圈,配文,

Don’t Watch Me 😈👿



-END-


哦对了,小岳在旁边骂呢,

“还Don't watch me,谁看你啊,***搞对象的不干正经事,有能耐你留在帮里别跟着人家上学啊…”

卜凡立马捂住他的嘴,李振洋还不知道他擅自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呢!



-这回真的END-

身体原因停更一段时间
小可爱们能等等我更好啦
或者去我cp @烟酒茶糖 那里看文也行

陨石跟你们说

因为放假了
下一篇大概会是长篇
为了不像这次拖着,大概会写出几章才发
反正我知道你们不爱我
连评论都没有哒!

这个长篇依然only卜洋
au,架空,半现实
可能都会有
前前后后写了有几篇了
一直都是现实向
这篇也不知道会不会撞梗(哭

承蒙喜欢啊💕
等我闲下来可能会弄个点梗
尽我所能满足一个宝贝那种吧
只有一个😂因为我懒

【卜洋】囿

来了来了,拖了好久的囿

前篇http://qigedexiaoyunshi.lofter.com/post/1f05526a_ee7c730a

盆栽哥的心情是2018年的
privilege也是前段时间新增的
所以,我的故事也是编的
不存在如有雷同就是事实啦💕

谢谢你们等我了🔗走着

石墨搞出来了 

【卜洋】囿

我来啦

那时候说正在写的

依旧现实向,如有雷同就是事实那种

简单粗暴也直白

还是点击👆

食用愉快噜噜噜💕

【卜洋】空欢喜

卜洋
兄弟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是他们,也是我自己
对不起大家🙏特别特别水的一篇
但想写,算是个交代
不喜欢请轻点喷🙏
也可能不是所有人都懂暗恋者的想法
不理解的请问我🙏
食用愉快💕

1.
人和人之间的默契,大概要磨合很久才能建立。
所以卜凡和李振洋在三个月内就形成的默契看起来更像是心意相通的结果。
李振洋在走向卜凡的时候卜凡就知道伸手去接他哥的衣服,李振洋微信发个“。”卜凡就能带回他哥想吃的饭,俩人一起看新生训练李振洋一个表情卜凡就明白他哥对谁不满意。
可能也不是默契,只是卜凡愿意琢磨他哥。
他哥没骨头不愿意自己拿东西,他哥懒在寝室瘫着饿了也不动,一般这个时候都想吃红烧肉,他哥带他的时候只要不满意,就会皱眉带着点轻微的嫌弃,也不笑,就那么看着他。
琢磨得太多就有一种“我俩真的很默契”的错觉。
呵,自欺欺人。卜凡回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2.
李振洋是个人精。
刚开始是真的诧异怎么能有和自己这么合拍的人,毕竟北服最事儿男模你洋哥。
后来他能感觉卜凡的视线越来越多地停留在他身上,转头追究的时候只能看见卜凡头顶的旋。
李振洋不想多想,他挺享受这种人为合衬的感觉。所以他只是呼噜了一把卜凡的寸头,
“走了小凡,洋哥领你去吃红烧肉。”
不会有人一直让李振洋这么好受的。
于帅那天找李振洋要他的衣服,临走之前故意给李振洋添堵似的,
“洋儿,我看那大高个学弟对你挺好的,你要没那意思趁早跟人说清,别再干那不是人的事。”
说完于帅就带上门走了。
李振洋心里嘀咕帅哥这是报复自己偷穿他衣服吧,怎么卜凡就不能对自己是兄弟情了。
行吧,这话说给自己都不信。
不过什么叫“再干那不是人的事”?他干啥了?

3.
于帅说的这事半真不假。李振洋大一那会儿,有个服设系的小0打看过李振洋走秀就迷上了,天天跟在李振洋身后。
小0跟李振洋大学姐关系不错,托了学姐想约李振洋吃饭。学姐也是个直性子,看小0支支吾吾的以为他害羞,就微信李振洋。
李振洋跟小0根本不熟,也不想惹上这种烂摊子事,出于礼貌还是回了学姐,
“不好意思啊姐姐,我有场秀要走,你帮我跟他说声抱歉吧。”
学姐给小0看,小0委屈得不行,
“他最近要走Dior,系里没给他安排其他秀。”
学姐一听,俩人熟得连李振洋的行程都知道,李振洋还拒绝人家就真的不地道。
天知道那是小0撒泼打滚多久才要来的。
这事在服表和服设传开了,本来就有人眼热李振洋大一就能走蓝血,这下更是抓住由头编排他。
于帅找过来的时候李振洋才知道自己让人误会了,再一看学姐已经把他拉黑了,气笑了。
“帅哥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你是。”
李振洋翻个白眼,扣下于帅的墨镜把人赶走了。

4.
卜凡一早就知道这事,但他打心眼里觉得李振洋没做错什么。
对于不感兴趣的,一律温柔但坚定地拒绝,这才是李振洋。
不像他,要么坚定,总是有些伤了别人。要么温柔,就稀里糊涂地跟姑娘在一起了,又受不了姑娘的黏糊,委屈了自己。
大抵就是有些他没有的东西吧,所以才会喜欢。
少年来的感情总是声势浩大也悄无声息。
他也不同李振洋讲,只是越来越顺着李振洋。李振洋一个鼻音就能支使别人求都不敢的人,卜凡即使知道要做的事会被骂也乖乖去做。
身处其中的人永远察觉不到,反倒猛龙开玩笑地问他,
“诶凡子,你是不是喜欢你洋哥啊”
喜欢,吗?
多好玩,想他卜凡也有小心翼翼关心别人那天。

5.
李振洋刚跟卜凡认识的时候就问过他是哪的,听卜凡说是山东的就乐了,
“呦,我也山东的,你山东哪的?”
“青岛的。”
“啧,青岛的啊,可惜了,我在菏泽,还想着能一起回家呢。”
“可惜啥啊,要不放假我跟你一起回菏泽,就当顺道玩玩了。”
“菏泽有啥可玩的,再说现在大冷天的。”
“反正我也没去过菏泽,假期也没事,走吧。”
那就走吧。俩人买了回菏泽的票,放假第一天就提着行李跑火车站去了。
票是硬座,李振洋腿长,伸直了还怕碰到对面位子上的小孩,苦着脸跟卜凡使眼色。卜凡叹了口气,起身把李振洋拽到靠过道的座位好让他伸伸腿,自己到里面去憋着了。
咣当了六个小时,卜凡跟着李振洋回了菏泽。

6.
李振洋家有客房,两个姐姐在外面没回来,也没让卜凡住酒店,把箱子扔家李振洋就拉着卜凡出门了。
一月份的菏泽街头还是挺热闹的,李振洋带卜凡去了他最常吃的胡辣汤小摊,一人一大碗,呼噜呼噜地硬生生逼出了汗。又捧了几块刚出锅的芝麻糖,也没有点男模的自觉,指着对方被粘住的牙哈哈大笑,满口的芝麻香够俩人记一辈子。
李振洋总想着卜凡是来玩的,破天荒上网查了查攻略,选来选去最后定下水浒城,因为门票很便宜。
七拐八拐地去了水浒城,不是旅游旺季人不多,可意外地适合拍照,青砖木雕,飞瓴亭瓦,实木牌坊挂着红灯笼,李振洋心里痒痒,指挥卜凡给自己照相。
过后他拿着手机翻,卜凡很会找角度,历史沉淀衬得他长身玉立。
“还挺好看。”李振洋抬头对卜凡笑,得偿所愿的得得瑟瑟,更好看。

7.
实在没什么地方可去,李振洋就窝在家里陪卜凡打了一天的游戏。
李振洋的妈妈很喜欢这个大个子,卜凡要走的时候还叮嘱他下次再来。
“好好好阿姨,下次来你别嫌我烦。”
卜凡自己坐了十个小时的火车回青岛,下车的一瞬间有点茫然。
这就,回来了啊。
接下来的一个月要做点什么呢,没有他哥在还是有点没劲,好像只能靠着和他哥在一起的这三天捱到开学了。
卜凡进门的时候爸妈正在沙发上看电视,
“回来了?”
“嗯。”
“你说你都去过菏泽多少趟了还跑那干啥,有女朋友了?”
“没有,我一个学长有点事。”
“啥事啊,跟学长关系处得好吗...”
“我困了妈妈,先睡一会。”
才不告诉你们,卜凡倚在房门上笑。

8.
一个假期的联系足够卜凡光明正大地关心李振洋了,再开学他俩关系好得一个人似的。
以至于开始有了议论声。
从事模特行业的,其实性向都比较模糊,但依然有人看不过眼。
风言风语的,李振洋从来不在意,怎么说日子都是自己过得,自己开心最重要。
他只是担心卜凡,卜凡之前的生活一直都像个正常的男孩子,突如其来的感情不知道会给他带来什么困扰。
李振洋有意无意地减少了跟卜凡的接触,直到听说卜凡跟人起了冲突。
卜凡听不得那些人带着些许诋毁的恶意调侃,本来喜欢就是他一个人的事。何况相处了两年多他哥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说呢。
所以卜凡动了手。
李振洋提着饭到卜凡寝室的时候他正呲牙咧嘴地给自己上药。
沉着脸抢过卜凡手里的药酒,倒了一点在手心,带了气往青瘀上揉。
“哎哎哥,疼!”
“忍着!”

9.
“哥,你生气了吗?”
卜凡忍着疼问,李振洋还是不说话,动作轻了许多。
揉到最后一块瘀血的时候,李振洋卸了力,
“小凡,为什么打架。”
“他们说你!他们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吗就敢说你!”
“那你急什么,你以为他们说我我不知道吗。这还好是瘀青,如果留疤了你就退学吧。”
卜凡一愣,李振洋太过冷静,仿佛逼他说出那个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一样。
“我喜欢你啊,我听不得他们说你,怎么我最宝贝的人,天底下最好的人要他们来...”
“喜欢我呀,那你觉得我愿意接受吗。”
李振洋的喉咙有点干,
“小凡,我利用着享受着你的喜欢你没发现吗,我可没有那么好,他们都说我爱吊着人玩你不知道吗。”
李振洋你是怎么做到在他心上一下一下捅刀还能无动于衷的。
“卜凡凡,呵,阿姨挺有先见之明的。”
李振洋我操你妈,你闭嘴。
“就这样吧,我走了。”
李振洋你快走吧,你配不上这份喜欢。
“哥哥,对不起啊,这份感情给你添麻烦了。”
背对着李振洋,卜凡紧紧攥住胸口的衣服,弓下了腰。
搭在门把上的手顿了顿,随即迅速下按,离开。
别回头李振洋,明明是你对不起他,你别想着去抱他,他不该被暴雨淋湿的,而你只能是你。

10.
没过几天,北服的人就听说李振洋和卜凡先后休了学去了一个小公司当练习生,李振洋21岁就上电视唱过歌,追求梦想嘛,但是没人知道卜凡为了什么。
李振洋在坤音看见卜凡的时候也挺懵的,卜凡不解释,张开胳膊站到李振洋面前,
“以后多多关照了前辈。”
“行啊小凡。”
卜凡搂紧了怀里的人,吐出了心头最后一口气。
唯愿会及时拥抱入眠,留住这世上最暖一面,茫茫人海取暖渡过最冷一天。
李振洋,就当我最后一次说喜欢你。

很久很久之后,他们从李振洋和卜凡凡变成木子洋和卜凡之后,卜凡换了小号刷微博。刷到了榜姐的新话题“和你心里的ta说一句话”,卜凡手抖着,锁上手机又打开,到底还是留了言,
“我已经努力装作不喜欢你了,所以我能不能求求你别怕我。”

———————————————————
发出去的评论在哪个不知名的一天突然有了回复:“演技太差。而且还胡思乱想。出来吃饭。” 推开房门出去,正迎上木子洋的眼手机还亮着屏,客厅里是熟悉的饭香:“吃饭吧,小凡。”
         
                               —来自洗牌老师执著的he




【卜洋】半生梦

卜洋   依然清水
兄弟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为了情节私设了一点,不合理请跟我提
所有所有的爱我希望都给他们
食用愉快💕

1.
好像自从俩人确定了关系,卜凡就很喜欢黏着李振洋。
不管什么时候一定要揽住李振洋,刚开始李振洋觉得挺舒服,后来天热就不乐意了,胳膊一环上来他就打下去,卜凡也不吱声,瞅准时机又牢牢锢住他。
李振洋拽不开,反倒挣了一身的汗,索性当挡太阳老老实实靠着。等上十几秒,卜凡会低头亲一口他的头发。
其实李振洋知道自己男朋友的心思,尽管卜凡从来不提以后,哪怕是要求都很少。
是太想有以后了吧,以至于不敢开口跟他要。
傻子。
那他就顺着,反正他也没想过和别人有以后。

2.
董岩磊是被主任扔给卜凡和李振洋带的。
但他觉得卜凡最近不太对劲,台步走得好好的就被噼里啪啦吼一顿,明明他都不左脚绊右脚了!李振洋可不这样,总是懒散散地告诉他这错了那有问题了。
不过说起来,李振洋有一个月没来过了。
“凡哥,最近咋不见我洋哥呢。”
卜凡沉着脸一个眼刀甩得董岩磊噤了声。
董岩磊记忆里关于俩人的初印象还很鲜活。
高个的对着怀里狭长眼睛猫儿一样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那人睨着眼瞥他,使劲撞了一下,撞完了就冲高个的温温柔柔地笑,是真的很温柔呀,催着被撞的也跟着笑了。
“卜凡和李振洋,”学长朝那边努了努下巴,“服表两张牌,人挺好,也专业,你资质不错,应该能跟着学点东西。”
他又瞅了一眼,啧,一堵墙还差不多。
董岩磊后来才知道,那一个月是卜凡最难过的一个月,他和李振洋第一次冷战。

3.
李振洋办了休学,去坤音当练习生。
卜凡知道之后下意识就是“那我也去呗。”
被人捧在心尖上的感觉让李振洋忘记了自己的自私,他蓝血走过了,大开大闭也不知道多少场了,可以说这个梦想挺圆满的了。他喜欢唱歌,想做偶像,只不过是换了个梦想继续,没事。
可是卜凡不是。
做什么他都想卜凡可以陪他,但是不能以卜凡牺牲现有做代价。
“你不用,这也不是小事,你还是再想想,你没必要....”
“有没有必要我说了算。”
李振洋倏尔感到无力,他不希望卜凡是那种只把爱情当一切的小孩。
“我只是希望你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李振洋叹了口气,
“你自己考虑考虑,我这段时间不回学校住公司,有事再给我打电话吧。”
卜凡不说好也不说不好,红着眼看李振洋收拾行李,送他到学校门口打车。

4.
他哥走了,卜凡坐在床上想。
他是不是,让他哥失望了。
感情上来讲他真的是想陪着他哥一起的。
那样他就真的要扔下小有起色的模特生涯去做完全背道而驰的事,爸妈会同意吗,哥哥会支持他走自己原来的路吗?
就算他一咬牙什么都不顾,他的硬性条件会受欢迎吗,前途可量吗,未来能期吗?
不知道,都不知道。
李振洋的担心一点都没错。
他只知道,如果他就这么放他哥走,他们可能就真的没有以后了。
跟李振洋想的一样,他太想要以后了,太想了。
他不怕从头再来,他怕跟他哥陌路两人分,再见不言说。
小孩就小孩吧,不管,小孩不是想要啥就有啥吗,那他就做一回小孩。

5.
卜凡私下联系坤音约了面试。
一见面秦女士被卜凡差点顶到天花板的身高吓了一跳,
“卜凡凡你这有一米九几了吧,太高了,你看现在超级男团的舞担都是不到180的,你这个身高有点吃亏,何况你如果只是单纯喜欢rap也根本没必要来做偶像。”
没必要,又是没必要。
“可是我想做,我原来学过舞蹈,有基础,我会努力克服身高带来的问题。”
“你想好了吗,这么大的事你家里同意了吗?”
“我想好了,我不想走模特了我就想当偶像不行吗,你怕日后不好办咱现在就签合同。”
“这不是日后好不好办的问题,合同签了就得履行,不然要付违约金。而且学舞蹈跟你的模特也不一样,时间长了不想做了你都不能再回北服了,到时候...”
“签,就当逼自己,签。”
斩钉截铁,拗不过。

6.
卜凡拖着行李箱挤进宿舍的时候李振洋刚洗完澡出来,玄关处的动静引得他去看,愣住了。
卜凡撒开行李箱憨笑着上去抱他,
“哥哥,我来陪你了。”
真的有一个月没见了吧,李振洋搂着卜凡的时候算了算。
“哥哥我好想你。”
卜凡含着他的嘴模模糊糊地说。
在床上也是那股黏糊劲,总也亲不够,只要不是喘息,卜凡的嘴就紧紧贴着他。两人都享受气息无限贴近的感觉,仿佛他们本该彼此拥有。
他们在韩国的街头接吻,在北京的欢乐谷拥抱,在四下无人的深夜用熨烫的心灵慰藉。大家抗议单身狗没人权,卜凡就嘿嘿一笑,把身边的李振洋圈过来抱住。
秦女士忽然就知道了卜凡为什么断了退路也要来当练习生。
卜凡觉得这样的生活太理想了,他沉浸其中,掩耳盗铃地忽视一切可能的存在。
没有别人,是李振洋。

7.
练习生的日子很苦,一如预想那样,卜凡很难。
度过了“卜凡还在陪他做同一件事”的兴奋,李振洋越来越多地注意到卜凡的不适。
卜凡筋硬,压腿开胯都是撕裂性的疼痛,卜凡很少跟他抱怨,实在受不了顶天是和于帅吵两嘴,最后还是乖乖训练。每月考核的成绩也在倒数徘徊,卜凡虽然不说,眼睛里的焦躁不安他看得清楚。
李振洋想,自己这么顺着是不是做错了。
他比卜凡大了两岁,他不能像卜凡那样仅仅凭着喜欢撑着去存活,那样的存活是没有实体的,漂浮空中就等着哪天给他致命一击。
卜凡是喜欢他,甚至于失去了自己,但那是十几岁少年横冲直撞的喜欢。
李振洋怕卜凡从这份喜欢中清醒过来之后会后悔,怕他会怨恨自己毁了他的生活。
对,李振洋觉得卜凡在作践自己,却借口爱他。
卜凡原来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只有偷着玩游戏才会出现,漫不经心的信手拈来只有在唱rap的时候才是,一秒切换拍硬照模式依稀还有他的样子。
荒诞至极。

8.
一点了,李振洋心里有事,躺在床上咕噜了几圈还是坐起来了。
旁边的老岳已经睡熟了,撅着嘴打着奶呼,李振洋下床摸了烟出门往阳台去。
卜凡站在阳台上,忽明忽暗地,在抽烟。
李振洋蹭过去,从烟盒里叼出根烟,左摸右摸没找到火机,凑上前用卜凡的烟点着了自己的。
“大晚上的不睡觉,在这吹什么风。”
“没有哥哥,烟瘾犯了。抽一根就睡。”
好歹认识了两年多,在一起也有一年多了,李振洋知道卜凡在撒谎,他是不是真的累了,自己是真的做错了吧。
“小凡,”李振洋盯着橘红色的烟头叫他。
“你...别练了,回去吧,趁现在底子还在,回去也不晚,咱俩也...别见了。”
李振洋能感觉到卜凡突然看过来的狠戾目光,他强迫自己不去看,强迫自己狠下心。
“帅哥说了吧,我这身高都有些吃力,膝盖最近都开始疼了,别说你了。况且你来做练习生不就是因为我吗,哪用这么为难自己?我记得前段时间回学校,你这休学也没办利索,专业课也有没过的吧,正好回去...”
“你这是,要和我分手?”
“你要这么想也行...”
卜凡丢掉烟,扑上来发了狠地亲他。

9.
“你有没有意思?一句两句话的你就要决定我的去留?我告诉你不可能!”
“你就是不爱我!你就是没把我放在心上过!”
“在你这我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是吧!”
“我...”
好像怕李振洋说出他不敢听的话,卜凡又一次扑上去亲他,不是亲了,卜凡用了力气,在咬他。
李振洋烦透了,他一把推开卜凡。
“你神经啊,能不能成熟点?这跟我爱不爱你有关系吗!你能不能有点脑子!多大个人非要天天在我身边吗?没断奶吗!”
“是我一心想来当练习生,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知不知道!”
“跟我,没关系吗?”
“你,不想在我身边吗?”
“哥哥,我这么做,让你伤心了吗?”
李振洋觉得自己有点激动,他应该好好说的,他没想和卜凡吵架。
“不是,你...”
“好的哥哥,我知道了。”
卜凡牵住李振洋的手晃了晃,一如在北服跟他撒娇那样。
“哥哥你别生气,烟也别抽了,膝盖疼得厉害就让帅哥领你去看看,骨头的事拖不得,我...我回去睡觉了。”
李振洋望着卜凡的背影,捂着脸靠着栏杆滑到冰凉的地面,哭了。

10.
卜凡没有走,他的合同签了,胯也开了,回不去的,他哥说错了。
卜凡和李振洋也真的,就这样了。
后来公司推他们去参加选秀,遇上了董岩磊。
董岩磊打眼一看就知道不对劲。
“凡哥,你俩这是?”
“完了。”
卜凡摆摆手,转身回了练习室。
突兀说起这件事让卜凡垮了下来,董岩磊看着,想起他还在坤音那时候。
俩人在厨房忙晚饭,他问卜凡,
“凡哥,你说我洋哥龟毛又难伺候,你咋看上他的?”
“龟毛就龟毛呗,反正就我能伺候他吧。”
卜凡笑了一下,
“就挺奇怪的,我也一直不懂,为什么有些时候我只想跟洋哥在一起,”
卜凡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蜷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李振洋,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棉裤。
“我当练习生是因为洋洋,我也不知道没了他我能不能坚持。”
“我好像只能相信洋洋。”

我真的只能相信你。
所以你看,没了你,我还是在坚持。


那一个人
是不是只存在梦境里
为什么我用尽全身力气
却换来半生回忆

————————————————————————
这篇文真的很难很难,一周多吧,找不到问题的症结点,文章里的一些话希望你们能懂,洋洋也希望你们能懂(明明是自己没有写明白)所有所有的爱我希望都给他们💕也给你们💕
谢谢洗牌老师 @洗牌游戏